當前位置:
周公解夢
>
心理學之新的發現

心理學之新的發現

導讀:

心理學之新的發現是什么意思,心理學之新的發現有什么寓意,心理學之新的發現究竟好不好呢,很多人都有這方面的解夢疑惑,周公解夢專門精心整理了心理學之新的發現相關的內容,為您免費解夢!

“七七”已經過去,“九三”即將到來。歷時八年的抗戰,業已過去65年。戰爭的創傷據說早已療愈,而歷史的是非卻還在爭執不休。說是理性的創新也好,沉渣的泛起也罷,總之一個抗日戰爭,注定要成為往復震蕩的永恒話題。

比如一個汪精衛,總是說他附逆投放。然而近日之間,便有高人出來“分析”,說是并非這樣簡單,而應當從“心理學”的深度,析其性格,剖其“心路”。這當然頗有道理,然而分析來分析去,這“心路”又是怎樣的一種曲徑呢?曰其具有“自毀”性格,所以不惜獨力扛上“漢奸”罪名,執意要“闖虎穴”,這與汪之少年,行刺清攝政王,從而“甘當釜下柴薪,燃燒犧牲,造就革命勝利的焰光,應該說是一脈相承”——“心路”之盡頭,是汪精衛的“自我犧牲決心”,其中基本一條,是他何等關心日占區人民的疾苦,認為淪陷區的人民,需要一個與日本“協調溝通”的中國人政府。你看拿一個汪精衛,真“分析”出了一點“勉從虎穴暫趨身,說破英雄驚煞人”的“犧牲精神”,倒是應當還他“清白”的。

其實關于此類“犧牲精神”的“分析”,并不是新的發現,也缺少石破天驚的 “創新”——數年之前,大概是在抗戰勝利60周年的時候吧,也有“學者”高人,出來“分析”周作人的“心路”的——那不是贊他的“五四巨匠”,也并非說他的小品如何地“精致細膩,凌空蹈逸”,而是說他的附逆,豈但是為了“保護北大校產”,根本就是“為淪陷區的中國人民服務”——你看如果一個敵占的華北,八年不開教育,“那將是什么樣的損失”?所以周作人“我不下地獄,誰下地獄”,決然當上了敵占區的教育總署的督辦。

至于周作人身負“潛伏”重任,至于他的偽職是地下組織幫他搞來的,此類奇談,更是不絕于論……也是“心路分析”,分析出來的也是“更勇敢”的“自我犧牲決心”,可見高論宏詞,只是如出一轍罷了。

時值勝利65年紀念,之前已有將魯迅稱作“漢奸的哥哥”,同胡蘭成的太太這個“漢奸的老婆”相提并論的,到了這會兒,又有將汪精衛這個人物與寫了《多余的話》而后慷慨赴義的秋白烈士放在一起的,這當然是“心理學的新發現”了。只是世事沉浮,風云卷拂,這里頭的“心路”究竟何去何從,倒是今日之世人,應當“分析”一二的。

標簽:
心理
解夢評論:
分類解夢
人物類
愛情類
生活類
物品類
身體類
動物類
植物類
鬼神類
建筑類
自然類
排列三历史开出045